团子3.0

【加勒比海盗】上海迪士尼乐园 宝藏湾 攻略

长官好可爱~有机会会去的~

蟹黄拌饭:

※这不是一篇游记,是一篇粉丝向的攻略


※个人转载无需授权(非公众号)




迪士尼乐园有几个分区,地图可以在入口处拿到,不多讲解这部分。分区是按迪士尼作品和代表角色为基础的,


比如【明日世界】:《创:战纪》、《明日世界》、巴斯光年(《玩具总动员》)、星球大战、史迪奇等。


【探险岛】人猿泰山,奇幻森林,疯狂动物城。


【梦幻世界】小飞侠、七个小矮人与白雪公主(小矿车)


【奇想花园】城堡的舞台区(金色童话盛典),公主们,米奇,小飞象等。




趁着《加勒比海盗:死无对证》还在上映,我认为值得写一篇【宝藏湾】的攻略。因为宝藏湾不像别的分区,它只有加勒比,对粉丝来说惊喜会非常多。


攻略之前,首先我们最好知道一些信息:《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本身是起源于迪士尼乐园的海盗船游乐设施。


第一部电影上映时,很多影评人因此给出烂片评价。


当时的迪士尼总裁说强尼戴普毁了整部电影,强尼自己在采访中也说过:第一场结束正个片场鸦雀无声。他知道自己做对了。


推荐短片:关于加勒比海盗的十个趣闻。





(强尼在很久之后还在开他的玩笑XD)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海盗迷,去上海迪士尼游乐园,一定不要错过宝藏湾。


我尽量精简出一个攻略和注意事项(并保证不剧透关键内容),这样大家在去的时候就不会因为匆忙而漏掉细节内容。





宝藏湾的大型项目只有一个:沉没宝藏之战


裸眼3D,非常震撼。这个项目不算是热门项目,没有快速通行证,排队时间不会很长,尤其是下午,经常只需等25分钟。


但这也是最容易检修停运的项目和最容易因为人流量太大出错的项目。


所以事先最好在专门软件上查好第二天它是不是开放的。(或者关注:上海迪士尼乐园度假区)


如果你去的那一天人流量十分大,这个项目都需要排队50分钟,并且船在中途有停顿,那有很大的几率你没有看到完整的剧情,没有听完完整的台词,最好重新再玩一次。


实际上因为这个项目的信息量非常大,戴维琼斯弹琴、美人鱼和战斗场面,细节非常多。多玩几次也不亏。


这个项目很多游客喜欢开闪光灯拍照,光污染会降低观赏乐趣。其实里面的东西都是3d效果,照片根本拍不出什么。收起你的手机吧,事后打开百分百是糊的。


排队的时候能看到这样的陈列房间:



坐上船就先把手机收起来吧。




如果你想拍照片【海妖复仇号】可以满足你。海妖复仇号是吉布斯的船。




还有船舵和监狱,宝藏箱等乱七八糟的道具。,你能看到吉布斯大副的画像,《世界尽头》里巴博萨的旋转地图,杰克的罗盘(虽然不太像,太大了!)。以及很多适合拍照的玩意。






【船奇戏水滩】也会给你一定的惊喜,因为那里有《加勒比海盗:惊涛骇浪》里的不老泉。


不过这个区域一定会有非常多的孩子们。




【旱鸭子码头】会有一个小型的舞台,每天都会有几场演出,入口处会有时刻表,互动性十分强,如果参与有可能得到一张藏宝图(丝巾之类的玩意),但是一般赢家只能靠运气(最后一关是剪刀石头布)。




凡迭戈剧院:风暴来临——杰克船长之惊天特技大冒险


这场表演非常值得等待,冰雪奇缘和人猿泰山可以不看,但这个绝对是最好看的一场表演。互动十分可爱,视觉效果惊人,剧情的趣味性和演员特技也十分优秀。这部分还是不要过分剧透了。


尽量往前排坐,结束后水手会送金币,有可能得到杰克船长的宝藏。(小孩子得到的几率会非常非常高,可以考虑借个孩子。)



不过有一个细节我想说一下。


水手划火柴的时候,杰克有一句台词是:当心点这些朗姆酒,不然你会把我们全都炸飞到宇宙去。


水手会立刻接一句:浩瀚无垠!



巴斯光年,一飞冲天,飞向宇宙,浩瀚无垠。


- 玩具总动员





从剧场出来,有一个卖火鸡腿的摊,一人限购两只,如果你去过环影或者其他迪士尼,吃过它,就没必要花时间去排队。如果没吃过,队伍不长还可以排一排……反正不难吃。


但我遇到过几次,这个排队人数实在是过分多了,绕了三圈,建议果断放弃,有更好的地方可以用餐。





商店的对面有一个杰克的棚子,上午12点到下午3点间,有可能和杰克演员合照。也就是演出中能看到的那个杰克,据我观察,整个迪士尼好像就这么一个杰克——到底怎么换班?不过也可能是我每次都遇到同一个工作人员。


这个杰克非常可爱,抓到了电影中杰克的精髓。但是他的出现实在是过分随机,很容易错过。如果你恰巧遇到了,绝对值得去排队。




还有一些细节也很用心,比如你能看到一把酋长的椅子,作为道具拍照。但那不是单纯的一把椅子。


椅子差不多是这样,出自第二部电影《聚魂棺》。


如果你仔细看,可以在周围立着的石头上看到一连串壁画(从左到右),讲了一个小小的故事。游客如果坐在椅子上,就会成为壁画中的一环。




迪士尼乐园的客流量惊人,我个人认为不要迷信现在网上的大部分攻略,比如抢通行证——因为迪士尼的规定一直在改。(不要在黄牛那里购买通行证)


也不要抱着一天或两天完玩所有设施的目标。


迪士尼乐园的乐趣不仅仅是大型游乐设施,我建议如果排队时间超过四十分钟,节假日超过六十分钟,就不要排队。是的,项目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刷完,但一定会十分辛苦,你需要在整个乐园中不停地赶路,赶时间,而且会因为排队时间过长,感到极度的劳累,失望和厌烦。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说:无聊,没有意思,不过如此。


在炎热中排145分钟的队,我觉得就算是看野山鸡表演三分钟生吃鳄鱼也会无聊的。


像完成任务一样去一个乐园玩耍,又功利又无趣的不是项目,是游客自己。




乐园的细节十分多,小型的演出也有很多,带着一双发现的眼睛会更得到许多惊喜。比如你能看到宝藏湾入口会挂着一个笼子,里面装着一个海盗的尸体,下面写着:这个可怜的海盗因为打牌作弊被惩罚。(类似这样)




如果从宝藏湾往探险岛(雷鸣山)望过去,能看到这样的景象。





注意到细节的话,能看到小船被拖上岸的痕迹。


再比如明日世界区域能看到成片的麦田,自然会想到《明日世界》电影中这个场景。



我想这些内容,比通刷所有游乐项目要重要得多。




最后,如果你准备在迪士尼吃一顿午饭,那巴博萨烧烤,一定是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祝你在迪士尼度过神奇的一天。

有点厌烦

就是想🐴您说过的话

蟹黄拌饭:

没有作者不喜欢自己的文章被评论,因为作者都是自大的,他们喜欢被举起来评论。但偶尔在翻看评论的时候,我竟可以窥到一点令人沮丧的事实——就是读者想看的故事,与我写的故事有着本质的区别。


也就是注定我们都会失望。我不能回应你的期待,你也从我这里得不到满足。所以为了节约彼此的时间,我这里少说一点。


爱情故事与其他的故事不大一样,没有被家国、主义、理想之类的玩意包裹着,所以一些细节就更加清晰,那就是,故事里的角色不是“特别特别好的人”。


不如说,我讨厌写“特别特别好的人”。


人是复杂的,即使是最讨厌的人身上都有可爱的地方。那么好人身上,就一定会有污点。


我知道大家想看自己喜欢的人物诚实勇敢敬业聪明纯洁blahblah,随后加进去一点点小小的醋意或者其他无伤大雅的毛病,就好像写简历的时候在缺点那一栏耍的小把戏——在一切褒义词前面加上“太过”两个字。


比如“太过”细心、“太过”温柔、“太过”完美主义。


放屁。


人们喜欢造神,喜欢幻想一些人物,他们完美无瑕,在尘世之上谈恋爱,绝对的彼此信任,绝对的互相依靠。任何矛盾、分离、爱情都简单得“特别特别好”。


所以会有相当一部分人见不得分离、痛苦、嫉妒、茫然和一切负面的故事,他们说“讨厌be”“你就告诉我是不是大团圆的结局,不是我就不看了”“甜不甜肉不肉?”“这不是我想象中的xx,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可是在这样的追求下阅读故事,就好像是追吊在眼前胡萝卜的驴,是可以得到一点内心的宽慰,但永远追不上那一口清脆的甜蜜。因为无论故事里的人怎么好,都不能给你更多的共情,也就是说这样轻浮的感动,很快就会被忘记,然后你会如饥似渴地再去追逐更多这样的“好”,永不能停歇——它看上去就在眼前了。


为什么?因为你就不好。没有人完全是好的。




我不是在批评什么人,我只是很困惑。这也是为什么我突然开始希望把爱情故事写完。我想让你们看到我的内心所想。


很久以前,在伪装者大火的时候,我就看到过这种说法,不如说整个大环境都在推着人应该相信这个设定——阿诚不是仆人,他是明家的孩子。


且不说这句话透露的价值观对“仆人”的鄙视,是后期几乎全部的舆论风向都宣告着阿诚是一个非常光明正确伟大的人物形象。


我觉得这样想对阿诚不公平。因为在说着这些话的同时,他做着一切“仆人”在做的事,他忙前忙后,端茶倒水,于此同时,明台和明楼在做什么?那些暗自的委屈和不甘,难道就因为这样一句“不是仆人”就抹去了吗?


不如说他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只有在允许被任性的时候才会反抗,在界限之外深刻意识到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在何处。这是明诚这个角色令人动心的地方。


于此同时,大姐的深明大义与她的独裁不讲理闪着同样的光辉。


明楼的温和正义与他的自大自私也有着同样的分量。


这是这些角色吸引人的地方,都不是因为他们“特别特别好”。在我看,同人似乎是绝对放大了他们好的那一部分,隐没了负面的内容。为什么这样,是作者的错吗?不,是因为读者想看到这样的故事。


所以我收到这样的评论:他那么那么努力/好事多磨,他这么这么好一定会xxx。


我该怎么回答?


不,他不好。他有着屎一样的童年,他活的凄惨和茫然,他甚至没有动机去“好”,他不努力,不聪明,他没有足够的视野让他能看得远。他也不好,他养尊处优,生活没有阻碍过他,他有性格缺陷,擅于站在道德的高峰等着别人将真心送到手边。


脸谱化的角色没有任何发展的可能,脸谱化的故事,写一遍,与写一百遍效果完全相同。不管时间空间怎样改变,新的总会将旧的代替。源源不绝,看似丰饶实则贫瘠得像一切被套路统治的鸡汤文字。


可能是出于愚蠢的天真,我写下这些话。也许是为了不辜负我花的时间与你们交给我的时间,我希望我写下的故事能给我思考,我希望在这几分钟的阅读里,至少能有一瞬,让你感受到复杂的魅力。


让你想起你自己、你的某个朋友或者恋人,天气沉闷,你被故事拉扯进一段回忆:有人挽着你的手,肌肤相触淡淡不适与手心亲密的潮气让你高兴又难过。你不完全赞同对方说的话,但是你在此刻爱着这个人,你脆弱并且敏感,你交付的信任给对方伤害你的权利。你想说出心底的秘密,你想告诉对方你没有那么好,你自私、贪婪、懒惰和懦弱,傍晚的飞虫扑过来撞到你身上,手中的雪糕顺着木棍融化滴下来。


你低头踢脚下不存在的小石子。对方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后笑着说。


没关系,我也是啊。


我爱这样的你。

我只说一点

蟹黄拌饭:

其实总归是有一些预兆的,每当我认为自己忍无可忍必须发声的时候,那我最好就应该闭嘴,免得伤害他人的感情。但随之,内心一部分自以为是的责任感又让我不得不说。


《欢乐颂》从开播到现在,我从一开始的全盘否定:“为什么要看它!”,到疑惑:“为什么要看它?”,再到现在真正地思考:“为什么要看它。”总共也茫然了一小段时间。


和写故事不同,写故事要求作者要隐藏自己的动机,批评则要表现自己的动机。然而,在这个人人都能是“评论家”的市场里,这一条却反了过来,也就是:写故事毫不遮掩,甚至需要主动表现自己的动机,为了“爱”、为了讨好读者、为了“绝对正确的三观”;批评一样东西时却又不愿负责,为了自己的利益、满足了自己倾诉怒骂的欲望,随后两手一甩摆清立场:我只是在讲个人感受,我又不是什么评论家。


是吗?


当然,这属于另外一个问题,还是来说《欢乐颂》。这部剧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柴静的《穹顶之下》。无所谓它说得对或是不对,但是它将之前大家不去开口讨论的问题拉出了水面,曝光在普通人的视野里。


柴静拉出了雾霾,那欢乐颂就拉出了“阶级”。


实际上阶级固化也说了挺久了,毕竟现在大家都明白,让所有人富起来是不太可能的。尤其是在股市潮和创业潮之后,“我认识的一个有钱人”这句话开始越来越虚,可能追来追去这个“有钱人”不过是你二姨的同乡,或者是你同学的妈妈的朋友之类八杆子打不着的人物,就像是《欢乐颂》里的曲。


谈论曲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因为一旦你指出这样的人不可能存在,即使存在,她也不可能这样古灵精怪又可爱,活得轻松自在又逍遥,就会被立刻扣上一顶可以全盘否定你的帽子:你现在的生活是这样,那你就应该反省一下是不是你的圈子有问题。于是,大多数人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圈子阶层”,也就渐渐地不说话了。剩下的那些人就可以继续嚷嚷:哎呀都说了富二代就是这个样子的嘛。


不过为了继续讨论曲和曲引出的问题,我们还是接受这个富二代设定。


根据那个著名的蛋糕论,也就是说:国家利益是个大蛋糕,分蛋糕的年代已经结束。现如今手起刀落,蛋糕已经被分好了,谁能吃水果,谁能吃巧克力,谁有大蛋糕,谁只能捡面包渣基本确定了。可以说曲就是那个因为上一辈抢蛋糕比较顺利,所以现在拥有大块蛋糕的幸运儿。


所以,去争论她的资本是不是所谓的“新钱”,她本人是不是愚蠢或者只靠不劳而获已经没有任何用处。毕竟中国没有真正的贵族,谁手里还能拿祖传好几代的家产呢?


不管你是不是瞧不上她,她的阶层就处在那儿了,而且也可以说她的后代,以及后代的后代,也很有可能处在这样一个阶层。因为渐渐的人们会发现,资本回报率已经高于了劳动回报率。通俗来说,勤劳致富的可能越来越小,而越有钱越有钱才是大趋势。


资本回报率是什么呢?就是说她手底下随便租出去一套别墅,随后什么也不做,就够养活隔壁出租屋内三个女孩一年。就看最勤劳和最努力的小关,房价市场稍微再波动一下,小关这样的小白领就会因为付出与回报不等值选择回家结婚生孩子。因为她付不起时间成本(青春),也付不起风险成本(青春逝去而勤劳没有带给她想要的利益)。


《欢乐颂》确实是用一种十分刻板的方式描述了这样一个社会现状。同一楼层的姑娘巨大的阶级差带来的绝望感透过屏幕传达给了观众。


同样是描写阶级,为什么我们爱《伪装者》,恨《欢乐颂》呢?


是的,《伪装者》里当然也有阶级,粗糙一点来说就是明家和曲家大致是处在同一等级的(当然明家要高上十分多,因为明家还拥有政治权利)。首先,《伪装者》被时代冲淡了这种感觉,毕竟那还是一个穷人为了生活需要管有钱人叫“少爷”“小姐”的年代。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明家确实承担了一个拥有大量资本的富人在道德上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反观曲家,他们没有表现出这部分的内容。放大到小曲身上,她的一连串行为简直幼稚可笑。她所做的无非就是勾搭一下别人的男朋友,居高临下地“拯救”自己同楼的“朋友”,巴结讨好与自己同阶级的安迪,靠散播一点自己并不在意的钱财去“帮助”别人。


安迪这个角色看上去或许没有大问题,本质上传达出来的价值观却和小曲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安迪的行为更令人反感,因为除去财富资本,她还拥有得更多——她是属于“知识阶级”的人,理应承担比小曲更多的责任。


当然她不断地把知识变现也不能说是错,但她始终把自己放在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的位置,轻描淡写地评论小樊是“办公室油子”未免就太过自大了。


至于她每天闲着没事去看走廊里的监控录像,毫无心理障碍地议论传播他人隐私,有意无意炫耀资本(“老谭的车比我的鞋还多”),也就让她的“清高”变成了“市侩”,“高贵”变成了“不雅”。


 


《欢乐颂》刺痛了相当一部分观众的心或者自尊,但是大量的批评评论只擦着皮毛而过,不痛不痒。可能是评论者不想暴露自己的阶级,又或者被角色指引到了别的方向。


但在大量的“弃剧”之后,《欢乐颂》一样有着超高的曝光度和收视率,我们一样爱着演员去一遍又一遍地刷cut。这时候难免就有人揪着这一点大骂:瞧!你就是眼红!


所以,抛去谴责他人,又能做什么呢?


你可能没有相当好的学历,没有一个有钱的爸爸。再悲观一点,因为缺少资本,你发现你可能这辈子也无法跻身另一个阶级,甚至发现因为缺少知识资本,你都无法分辨大量讯息的好坏,被隐藏在之后的力量操控。


但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你有任何阶级和圈子都无法控制的自由。那就是思考的自由、自爱的自由、爱他人的自由、接近真理的自由。


也就是说,不论生活怎样局限和妨碍着你,你依然可以选择成为一个善良的人,清醒的人。充满热情地生活,真情实意地付出。谦虚地接受这个世界,体面又固执地坚持自己的尊严。尽量不为少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做炮灰,不向真的去战斗和牺牲的人泼冷水,不把自我的苦痛转嫁于他人。


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命,因为只有这些品德,是任何资本也不能衡量的东西。


 


说完了。